王中王铁算盘开奖结果2018年

第一百五十六章 过去

更新时间:2019-08-12

  那时他还不诸世事,对于艾塔黎亚只有懵懂的好奇,只没想到后来好奇心留下的种子一发不可收拾,逐渐蔓延生长成了梦想的参天大树。

  但他至今还记得当时的情形,KUN刚刚名声鹊起时,作为他曾经的队友,孤白之野也受到过很多人关注。方鸻知道对方曾转过两次会,但可惜之后没取得过什么太好的成绩,不久之后便籍籍无名。

  他也没想到,对方竟然会一直留在听雨者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会,时至今日他有时候仍旧会想起那场战斗,孤白之野带领他的队员们以少打多,但最后仍以一个微小的差距功败垂成。

  那之后对方的名字便从那片闪耀的星空之中消失,反倒是KUN带着同样的战术理念,在之后的十年之中在这个赛区最顶尖的舞台上大放光彩。

  但方鸻始终认为,开码结果。对方的那一战更有意义,虽然KUN也是带领队友以弱胜强,但那种弱不过是相对而言而已。银林之冠,毕竟也是作为十大公会的末席存在。

  而那并未在社区之中留下太多痕迹的一战,在他逐渐成长之后,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之后,让他逐渐确信,孤白之野身上确有一些连那位全知者也没有的东西。虽然后者的成就,远比前者来得更高。

  在山谷的另一头血之盟誓的旅团早已离开,方鸻也没有刻意留下对方,这是一个有关于网开一面与鱼死网破的选择。何况他真正目标是杰弗利特红衣队,既然没找到那个战斗工匠,也犯不着插手太深。

  隘口的风很大,吹得对方的斗篷猎猎作响,但对方好像一根标枪,笔直地站在那里看着他。

  对方比十年前成熟了不少,但样貌仍旧是那个样貌,只是脱去了年少的风华之后,身上原本的沉稳而今就显得更加内敛。

  对方也在好奇地打量着他,目光上上下下——一个年轻得过分的天才,孤白之野不是没有见过。但已经是很久远很久远的事情,遥远得像是发生在另一个人身上的故事,他也说不上自己这一刻是羡慕,还是怀着什么别样的心情。

  或许羡慕说不上,因为那种感觉已经离开他太久,久得像是蒙上了尘埃,无法清晰地记起。

  只能说有些复杂,因为命运和他开了一个玩笑之后,他早就已经遗忘过去的一切种种。可方鸻站在他面前,那种说也说不清的熟悉的因子,就让他一下子看到了许多过去的影子彼此重叠在一起与这个年轻人重合。

  只看到方鸻的第一眼,孤白之野就确定,方鸻没有说谎,也不是刻意隐瞒,面前这个少年并不是什么Elite的培训生。那种大公会出身的天才他见得太多太多了,他自己就曾经是其中之一,在VEM还没解散之前,它的地位可比现在的银林之冠高得多。

  很多人以为是KUN选择他作为队友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但其实他们根本没搞明白,当时他才是出身VEM的天才少年,而KUN不过是来自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二线公会的黑马而已。

  不过十年之前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孤白之野也没有深究的意思,何况在这个结果论英雄的时代,它也没有意义。

  他从方鸻身上感受到了一种熟悉的气质,那种气质很少见,但他并不是没有见过——独行者,孤狼,自由选召者,那种无拘无束、随性而为的处事方法是在真正的大公会选召者身上很罕见的气质。

  因为无论多么天才,大公会出身的选召者总会从自己公会出发去考虑问题,这是他们的世界观与立场。他也是在VEM解散,先后转手两次公会之后,才明白了这一点。

  但这个少年身上毫无疑问一点也看不到这样的迹象,如果非要形容,那就是单纯的探索与好奇心驱使,让对方显得更像是一个原住民。

  这种人其实并不少见,但那是指在第一代与第二代选召者之间故事,今天这样的人早已凤毛麟角。

  因为他忽然发现自己也无法确定,自由选召者之中已经有多久没有出过这样的天才了,Loofah也是从翡翠之剑独立出去的孤狼。她并不是一个真正的,从一开始就自力更生的自由冒险者。

  人们皆以为现在已经没有了自由者的土壤,个人的力量是不可能与公会匹敌。其实孤白之野自己也认同这一点,但他不是想入非非,而是现实所见,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理智务实的人,所以方鸻才会让他感到飘忽不定。

  他一度以为孤白之野这个ID已经彻底从艾塔黎亚消失,它或者已经退役,或者因为意外已经‘身殒’。但他没想到自己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在第一世界亲自遇到这个ID的持有者。

  但那一战,的确改变了他对艾塔黎亚的认知,第一次让他萌生出要亲自去这个世界看一看的想法。因为那一战最后的功亏一篑,反而成了少年心中的遗憾。

  孤白之野简单地说道:“感谢你出手,艾德先生。”对于方鸻之前的话,他只字未提,仿佛已经遗忘。

  倒是其他人对于自己队长的过去有些好奇,可方鸻怎么会主动开口,他们在社区上排查,一时间也查不出个所以然。

  他其实很想问,那一战最后对方为什么会犹豫,那是对于他们的去留生死攸关的一战,如果不是因为孤白之野最后一瞬间的判断失误,他今天可能不应该在这个地方。

  很多人都认为那是对方实力不济所致,但方鸻反反复复研究过那个视频与孤白之野之前的战斗,他心中明白,那是对方有意为之。

  但见到了真人的那一刻,他发现自己反倒不需要再问这个问题,因为他忽然明白过去的已经过去,再问除了徒揭伤疤之外也没有任何意义。

  孤白之野像是脚上生了钉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紧紧看着他。而由于两人之前简单的对话,其他人这个时候都没有在意两人之间这段窃窃私语。

  孤白之野犹豫了一下,仿佛才想起这个ID所代表的那张稚气未脱的脸,但他明白,那只是十年之前的印象。他对那个ID的记忆,就只留在那一刻。

  那是一个很有灵性的年轻人,可惜不是大公会出身,十年前正是星门时代之后超竞技联盟逐渐走上前台,公会势力开始从兴盛走上鼎盛的时代。

  在飞马桥那一战之后,关于过去队友的一切,就像是一个泡沫一般碎裂开来,再也荡然无存。

  那些曾经和他并肩作战的队友们,他发现自己竟然一个也不知道。而飞马桥那个名字,却像是酝酿在口中的苦酒,时间愈长,愈发记忆弥深。

  方鸻说道:“我在社区中遇到过一个ID叫做R的人,他教了我很多东西,他虽然不承认,但我一直认为他是我选召者的启蒙导师。”

  “他和我说了很多你的事情,我也和他讨论过飞马桥的一战,他说他理解你的选择,但那个选择背后是什么意思,他却始终没我和说过。”

  “我其实一直想问你这个问题,但今天我在这里,我却发现有些东西我不必再问。因为那是你的故事,我因它才诞生了成为选召者的想法,那是我的原动力,但却并非是目标之所在。”

  孤白之野微微一怔,回过头来看着他,但方鸻穿过山谷,早已走远。他追上正在缓步前行的灰岩先生,咋咋呼呼地让平台上面放下绳梯,从那里爬了上去。

  只是那个关于过去的故事,他虽仍旧没有答案,但心中的心结,却已经荡然无存。他过去所崇拜的那些人,就像是一道道影子,过去他们在他的前方指引道路,而现在,影子已经在他的身后了。

  他终归追寻的是光,而非是影。那些传奇的名字带他来到这个地方,但现在轮到他自己去寻找道路了。

  孤白之野远远地看着灰岩先生消失在山脊的那一头,他拉起风帽,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一件东西。那仿佛是一把生了锈的匕首,只是上面弯曲的文字,仍旧依稀可辨认。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一百五十六章 过去)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